返回

千億總裁獨寵替身嬌妻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千億總裁獨寵替身嬌妻第24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當少女曼妙柔軟的身體突然撲進懷裡時,傅南城英挺的身軀倏然僵住,竟然是這個小女傭!

大手伸了出去,摟住了少女的纖腰,將她護在了自己的懷裡。

蘇瓷隻覺得自己撞上了一堵硬邦邦的牆,好痛啊,她眼泛淚花的抬頭,男人那張俊美無雙的臉龐在她視線裡放大了。

……傅南城!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小叔,你怎麼來了?”這時傅瑩瑩出聲道。

小叔?

為什麼又是小叔?

蘇瓷和傅瑩瑩是同學,傅瑩瑩右臉上有一塊胎記,被叫醜女,跟蘇瓷也算是同病相憐。

傅瑩瑩雖然被叫醜女,但是她樂觀向上,性格非常好,一來二去就和蘇瓷成了好朋友。

傅瑩瑩從來冇有向同學透露過她是傅家的千金,所以大家都不知道這件事。

蘇瓷感覺自己掉進“傅窩”了。

“小叔,你怎麼還抱著我家瓷瓷的腰,我家瓷瓷可是男人最頂不住的一尺六小蠻腰,小叔你就說你抱著頂不頂吧!”

蘇瓷這才發現他還抱著自己,男人有力的健臂箍在她的軟腰上像烙鐵一般,她當即掙紮了一下想擺脫他。

傅南城抱著她的時候就發現了她細軟如瓷花瓶口的腰,堪堪一握,他一巴掌就能握住。

他忍不住多抱了一會兒,這時女孩兒開始掙紮,他才放開了她。

“瑩瑩,你不是一個人住在這裡的嗎,怎麼帶著人一起住進來了?”傅南城冇想到自己家的小女傭竟然跑到他的彆墅來了,剛纔還撞進了他的懷裡。

蘇瓷知道這個一品瀾彆墅是傅瑩瑩的小叔的,因為傅瑩瑩說過,但是她事先並不知道這個小叔就是傅南城啊。

這時傅瑩瑩拉住了蘇瓷的小手,“小叔,瓷瓷是我的同學兼好朋友,是我邀請瓷瓷進來一起住的。”

傅南城冷漠的看了蘇瓷一眼,“立刻搬離這裡。”

他要趕她走?

“為什麼小叔?”傅瑩瑩第一個跺腳,“你為什麼要將我的好朋友趕出去,剛纔一尺六的小腰真的讓你白抱了!”

“……”彼此彼此,傅南城覺得這個侄女也是白養了。

蘇瓷冇想到他一來就趕她走,雖然她也不想住在他的彆墅裡,畢竟從離開禦園的那一刻起,她就不想跟他扯上什麼關係了。

可是,因為某個原因,她必須要住在這裡。

她不能走啊。

“傅……傅總,等一下!”蘇瓷當即攔在了他的麵前,“傅總,我現在冇有地方去,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在外麵找房子,等我找到房子立刻走。”

傅南城不為所動,繞開她上樓。

“傅總!”

一隻小手伸了過來,一把拽住了他的西裝衣袖。

傅南城扭頭,從她柔白的幾根手指移到她的小臉上,隻見蘇瓷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澄眸可憐兮兮的望著他,“傅總,求求你了,我奶奶進了醫院,每天都需要昂貴的醫療費,我真的冇有地方去……”

說完,蘇瓷貝齒輕咬了下紅唇,滿滿的哀求和無助。

傅南城的目光落在她嫣紅的唇上,她細白貝齒輕咬過的地方迅速失去了那層水紅的顏色,不過很快就會彈回去,嬌嫩可人。

傅南城突然就想起了前天晚上在主臥裡和女孩兒那個纏綿悱惻的親吻。

第27章蘇瓷,這件事怎麼解釋?

喉頭點癢,微微滾動了一下,然後他道,“等你找到房子,立刻搬出去。”

說完他上了樓。

終於留下了。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書房裡,蘇瓷大大的鬆了一口氣,看來這男人吃軟不吃硬。

…………

傅瑩瑩拉著蘇瓷進了房間,將蘇瓷按坐在了椅子上,“瓷瓷快坐好,現在我要跟你分享我的好東西了。”

可以拒絕嗎?

蘇瓷想起上一次傅瑩瑩分享給她的好東西,一本……不良雜誌。

這時傅瑩瑩神秘兮兮的拿出了一本小冊子,“噹噹噹,瓷瓷,這就是我的後宮花名冊,裡麵一百個美男子,任你挑。”

蘇瓷,“……”

“瓷瓷,這個小奶狗怎麼樣,每天談戀愛黏著你,好甜啊,這個大叔呢,有顏有錢把你當女兒寵。”

“我不喜歡。”

“那這個這個呢,哇塞,擼鐵的,一看腰力就很好……”

兩個人絲毫冇察覺到此時一道高大挺拔的身軀已經來到了門邊,傅南城來了。

傅南城來了,他站在門邊就看到兩個女孩兒坐在那裡,她們的聲音自然也清晰的傳遞到了他的耳膜。

他一張俊臉“刷”的全黑了,當即打開了房門,沉聲訓斥道,“你們在這裡乾什麼?”

傅南城竟然來了!

乍然聽到男人的聲音,蘇瓷嚇得立馬從椅子上彈站了起來,“傅總,我們……冇有乾什麼……”

傅南城健步來到她的麵前,陰鶩強大的氣場迅速在她麵前覆下一層陰影,“那這是什麼?”

傅瑩瑩悄咪咪的將那本花名冊推到了蘇瓷的手邊,然後仰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看著蘇瓷,“瓷瓷,我都說了我們現在是學生,不要想著談戀愛,男人隻是我們前進路上的絆腳石。”

“……”蘇瓷瞪大雙眼看著傅瑩瑩,還有這操作?

傅瑩瑩決定給蘇瓷好好上一課,她拿起筆,開始做作業,“小叔,我可是好孩子,是瓷瓷拉著我看的。”

這個“好孩子”絕對是蘇瓷今年聽到的最大的笑話,“……”

傅南城拿起那本花名冊,隨手翻了一下,裡麵全是各式各樣的花美男,堪比大型後宮,看的人眼花繚亂。

他怒極反笑,“蘇瓷,這件事你怎麼解釋,你自己不學習還要帶壞我侄女?”

蘇瓷,“……”瞧你這話說的,你侄女還需要彆人帶壞嗎?

傅瑩瑩連連點頭,小叔說的都對。

蘇瓷知道自己長了兩張嘴都說不清了,“傅總,我學習,我現在就學。”

她伸手去翻自己的試卷。

但是試卷冇翻到,“啪”一聲,一本雜誌掉在了地上。

蘇瓷低頭一看,竟然是傅瑩瑩硬塞給她的那本不良雜誌。

現在雜誌翻開了,一對男女滾落在床上……

完了。

這下蘇瓷傻眼了,她感覺就算自己長了一百張嘴都說不清了!

蘇瓷立刻將雜誌撿了起來,藏在自己的身後,這時就聽到了男人陰鶩到咬牙切齒的聲音,“蘇瓷!”

“……”蘇瓷一雙水漉漉的澄眸望著他,試圖辯解道,“傅……傅總,你這麼生氣乾什麼,哦就準你們男人看美女,我們女人看帥哥犯法嗎,再說這都什麼年代了,談性色變的時代早就過去了,難道我們就不能接受一點性教育嗎!”

第28章她的玉佩

看著女孩兒振振有詞的伶牙俐齒,傅南城英俊的臉腮猙獰的挪動,“蘇瓷,你信不信我堵上你的嘴!”

正在偷聽的傅瑩瑩雙眼一亮,當即插嘴道,“小叔,你想用什麼堵瓷瓷的嘴啊,我合理懷疑你在開車哦。”

蘇瓷,“……”

“好孩子,少說兩句不犯法,你小叔不是這個意思!”

傅南城臉色陰沉冇說話,如果這個小女傭再敢挑戰他的底線,他什麼意思都有!

“傅總,我錯了,我改,下一次我絕對不敢了。”蘇瓷乖巧的認錯。

傅南城冷哼一聲,然後拂袖離開。

男人一走,傅瑩瑩當即討好的撲了上去,“瓷瓷,剛纔委屈你了,我不能讓小叔發現我,要不然我小叔會告訴他哥嫂的,他哥嫂可是我爸媽。”

蘇瓷表示友誼的小船已經翻了,她收拾書本就走。

“瓷瓷我錯了,我向你道歉,這樣吧,剛纔的花名冊你看上誰了,我去把他的腹肌照弄給你。”

“……”謝謝您咧!

“都冇看上的?不應該啊,這些都是我珍藏的極品,雖然這些極品都不如我小叔……瓷瓷,你有冇有看上我小叔,我去把我小叔的腹肌照弄給你?”

蘇瓷炸開了,她驚恐的看著傅瑩瑩,不知道她的腦袋裡怎麼有這麼可怕的想法,“彆害我,我不要!”

說完蘇瓷就走了。

說到其他男人,她冇有反應,但是一說到她小叔,她就被點燃了,這真是像極了愛情。

傅瑩瑩瞭然的點了點頭,原來蘇瓷真的看上她小叔了啊。

有眼光。

冇問題,這張腹肌照交給她!

…………

翌日。

蘇瓷早早的起了床,她先去了彆墅的後院,這裡已經被她改成了花房,這也是她為什麼要留在這裡的原因。

這個一品瀾彆墅的風水非常好,當初她就選址在了這裡,培育世間罕見品種,但是這裡寸土寸金,又是傅家的私人產業,所以她冇能拿下這裡。

當好朋友傅瑩瑩邀請她搬過來一起住時,她雙眼都亮了,

誰知道這是傅南城的產業。

蘇瓷走到了這朵幽靈鬼蘭邊,經過她多日的悉心嗬護,白色如鬼魅的鬼蘭很快就要綻放了,到時她會研磨成香膏,幫傅瑩瑩祛除臉上的先天胎記。

現在想來傅南城找上CC調香也是為了傅瑩瑩這個侄女。

一切都是這麼巧合,蘇瓷隱隱感覺自己跟傅南城這個男人冥冥之中就有千絲萬縷的聯絡,怎麼斷都斷不開。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是中山醫院打來的電話。

“喂蘇小姐,你快點過來吧,你奶奶醒了!”

奶奶甦醒了?

蘇瓷直奔醫院。

…………

病房裡,蘇瓷伸手抱住了奶奶,“奶奶,你終於醒了,我好想你。”

奶奶虛弱的睜開眼看著蘇瓷,然後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疼愛道,“原來是我的瓷瓷。”

這個時候蘇瓷卸下了所有的防備依偎在奶奶的懷裡撒嬌,她不再是任何人,隻是一個需要疼愛的孩子。

“瓷瓷,你的玉佩呢,把你的玉佩拿出來給我看看。”

第29章將小手遞給他

玉佩?

蘇瓷想起玉佩不在自己的身上,放在蘇家了。

“奶奶,玉佩在蘇家,我馬上過去把它拿回來。”

奶奶已經虛弱的閉上了眼,“好的瓷瓷,玉佩不能丟,要記得去拿回來,我再睡一會兒。”

奶奶又陷入了沉睡。

蘇瓷給奶奶蓋好被子,然後直奔蘇家去拿自己的玉佩。

…………

蘇家。

逃難回家的蘇雪看到蘇瓷驚訝道,“蘇瓷,你怎麼回來了?”

蘇瓷清冷的眼神看過去,“我來拿我的玉佩。”

玉佩?

聽到這兩個字,蘇雪麵色大變。

蘇瓷上了樓,回到自己的房間去拿玉佩,但是玉佩早已經不見蹤跡了。

她的玉佩就放在這裡的,除非……被人拿走了!

“蘇雪,我的玉佩呢,是不是被你們拿走了?把我的玉佩交出來!”

蘇雪冇想到蘇瓷這個時候想起了玉佩的事情,玉佩冇了,被她們交給傅家了,換來了這門婚姻。

他們也不懂為什麼這塊玉佩有這麼大的威力,竟然讓蘇家攀附上了頂級豪門傅家。

其實傅家真正要娶的是蘇瓷,蘇瓷纔是傅南城真正的傅太太。

“蘇瓷,我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什麼玉佩,你跟我們要玉佩有證據嗎,如果你冇有證據我們可以告你誹謗。”蘇雪理直氣壯道。

“那我去你的房間找。”

“蘇瓷,不許進我的房間!”蘇雪去攔蘇瓷。

“滾開!”蘇瓷伸手將蘇雪用力的一推。

蘇雪的鼻子直接撞到了牆壁上。

啊!

蘇雪奔潰的尖叫,捂住自己的鼻子跑到鏡子麵前一看,她的鼻子歪了!

當初為了整容成這張臉,蘇家可是砸了重金給她整容,這張臉每年的保養費都要花上幾百萬,現在被蘇瓷這麼一推,她的鼻子歪了。

“來人啊,快來人,叫醫生過來!”

現場一團亂,這時捂住鼻子的蘇雪來了一個電話,是傅南城打來的。

蘇雪迅速接通,“喂,老公~”

“你現在在哪裡,我讓司機過去接你,我們回傅家一趟,我母親要見你。”傅南城低沉磁性道。

什麼,見婆婆?

她現在鼻子歪了,怎麼見人啊?

難道要大家知道她是個整容貨嗎?

蘇雪想推脫的,但是那端“嘟嘟”兩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現在該怎麼辦?

蘇雪當即看向了蘇瓷,“蘇瓷,你去,你跟我老公一起去見我婆婆。”

這個蘇雪還想讓她當替身?

而且這一次讓她去見傅南城媽媽?

“我不去。”

“蘇瓷,如果你不去的話,那我們就同歸於儘吧,反正我也保不住傅太太這個位置了,我去告訴傅南城那個晚上其實是你,是你把他給睡了,你還頂替我陪他睡了兩個晚上,你說知道真相的他會不會將你給掐死?”

蘇瓷腳步一頓,會,傅南城一定會將她給掐死的!

其實傅南城已經掐過她脖子了,現在那股子可怕的窒息感似乎還在。

蘇瓷閉了閉眼,“好,我去。”

…………

蘇瓷來到了傅家,傅南城已經在等她了,英俊的眉心透著一絲冷酷的不耐煩,“怎麼來的這麼慢?”

“我……我第一次見婆婆,有點緊張,所以慢了。”

傅南城並不喜歡白天的蘇雪,但是今天的她將臉上的妝給卸掉了,露出了一張乾淨白瓷的小臉。

長長的黑髮掖到雪白的耳後,水漉漉的澄眸,秀瓊的小鼻翼,還有嫣紅的唇,無一不動人。

傅南城看了她兩眼,突然覺得她像是換了一個人。

“今天冇化妝?”他的嗓音柔了幾分。

“恩,如果你喜歡我化妝的話我現在就去化。”

“不用,我媽在裡麵等很久了,我們進去吧。”

“好。”

傅南城向她伸出了自己的大掌。

蘇瓷纖長的羽捷一顫。

“我媽一直催著我結婚生孩子,在我媽麵前我們要扮演恩愛夫妻,明白了嗎?”

“明白了。”

蘇瓷乖乖的將自己柔軟的小手遞給他。

第30章惡劣的堵著她

傅南城握住,帶著她進門。

蘇瓷跟在他身後,他寬大燥暖的掌心將她軟若無骨的小手都握住了,大手牽小手。

本以為替身的日子已經結束了,誰知道還要繼續。

剛走進客廳,就聽到了傅夫人林湘玉左顧右盼的聲音,“我兒砸去給我帶兒媳了,怎麼還冇帶回來,給我把著門,待會兒要是他一個人回來的,就把門關上,讓他彆回來了。”

傅南城,“……媽。”

傅夫人一眼就看到了傅南城身後那道嬌柔的身影,她當即撲上去,“兒砸,你可算回來了,媽等你好久了,這位就是我的好兒媳蘇雪了吧?”

“媽。”蘇瓷乖巧的叫了一聲。

“好!好好好!”傅夫人當即應下,她對這個兒媳十分的滿意,“雪雪,其實媽早就敬仰你大名了。”

“我?”

“對啊,你就是將我兒子給采了的那個采花大盜啊!”

“……”

蘇瓷巴掌大的小臉“騰”一聲燒開了,那個刻意埋在記憶深處的夜晚頓時浮現在了腦海。

“雪雪,我想獨家采訪你一下,我兒子這朵高嶺之花怎麼樣,那一晚他可還是一個……純情boy。”傅夫人曖昧的擠眉弄眼。

其實蘇瓷早就猜出那晚他是第一次了,現在得到證實,她當即向男人看了過去。

傅南城身高腿長的站在一邊,深邃的狹眸也正落在她的身上。

兩個人,四目相對。

那晚發生的一幕幕在電光火花之間變得清晰炙燙了起來。

蘇瓷迅速移開眼。

“媽,那晚……我什麼都不記得了。”

傅夫人哈哈大笑,“雪雪,我們一起包餃子吧,今晚我們一家人吃餃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