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黃鼠狼相依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黃鼠狼相依第11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周靈臉色不變,隻是歎了口氣:「淺淺,我在公司一直冇有拿得出手的作品,這次借鑒一下你的,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啊。待會開會展示,你不要嚷嚷了,免得對大家都不好。」

她哪裡是來送包包的,她就是來威脅的。

她跟我們上司有不正當的關係,公司裡很多人都怕她。

所以她這麼不要臉。

我不出聲,考慮著怎麼辦。

周靈露齒一笑,怡然自得地走開了。

八點半,開會。

公司設計部骨乾齊聚一堂,周靈迫不及待地展示她的作品了。

她竟然還是用我的檔案夾,打開後找到了我的設計圖。

無論是領導還是同事們都看得連連點頭。

周靈誌得意滿,瞟了我一眼後道:「多虧了淺淺幫我找靈感,我才能設計出這麼優秀的作品,功勞也有她一份哦。」

這輕飄飄的誇獎毫無作用。

我心裡憋著火,起身道:「周靈,你不是還有一件更優秀的作品嗎?乾嗎藏著?」

周靈一愣,同事們也有些驚訝。

老總問還有?

我直接上前展示,周靈反應過來,連忙說:「對哦,我還有更優秀的作品,淺淺你幫我展示吧,我不太熟悉電腦。」

周靈估計以為我是怕她了,要恭維她,所以主動獻上更好的設計圖。

我順利打開了一個檔案,點擊了播放。

頓時,奇怪的叫聲傳遍了會議室,螢幕上是不堪入目的畫麵。

我臉有點熱了,這畢竟是我的,準確來說,是我大學的姐妹傳給我的,我其實冇怎麼看過。

全部人都驚呆了,周靈瞪大了眼,還多看了兩眼,然後才大叫:「這不是我的!朱淺淺你乾嗎!」

「不好意思,點錯了,周靈姐的檔案太亂了。」我低著頭解釋,又點開一個檔案。

結果更離譜了。

我差點吐了,該死的姐妹,竟然塞了這麼個東西坑我,幸好我多數都冇點開過。

這下,老總都傻眼了。

女同事們亂作一團,全跑出去了。

我忙點掉了,慌張地擺手:「這……對不起,我點錯了。」

周靈忽地大叫:「這是她的,不是我的,檔案是她的!」

「不是我的呀……」我急哭了。

周靈指著我罵:「朱淺淺,我不就是借用你的設計圖嗎?你這樣汙衊我?你這個狗東西!」

「對不起……檔案是我的,不是周靈的。」我低著頭承認。

眾人麵麵相覷,老總猛地一拍桌子:「搞什麼?設計圖到底是誰的!」

「她的,全是她的!」周靈急著甩鍋。

我不吭聲,默默承受著這份委屈。

「朱淺淺,你先下去吧,周靈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老總起身走了。

我也走了,回到座位才發現公司炸開鍋了。

每個人都在議論,很多人一臉嫌棄地怪笑,偷偷說周靈也太臟了,指不定跟什麼東西那啥啥了。

也有人過來問我什麼情況。

我自然是天真無邪,懵懵懂懂。

當天,周靈被開了。

她收拾東西的時候,眼睛通紅地瞪著我,周圍的同事都偷偷看她,偷偷地笑。

我冇笑,我得維持可憐兮兮的人設。

17.

下班後,我哼著小曲,晃著周靈送我的假包包去電梯。

結果電梯前竟然有個牌子,說維修中。

我隻能走樓梯了,反正也就五樓。

正走著,我忽地聽見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一回頭,周靈已經一腳踹來。

「你個賤人,你害死我了,你也彆想好過!」周靈將我踹翻,我滾了好幾圈,撞得頭暈眼花,全身都散架了。

周靈往我身上一坐,雙手扯我頭髮,抽我耳光,讓我去死!

我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也冇料到周靈竟然會這麼狠。

加上我摔得太痛了,壓根無法還手。

劇痛襲來,我感覺頭皮都要被扯掉了,嘴巴裡也在流血。

出於求生的本能,我用力抓了周靈一下,抓傷了她的臉。

她暴怒,將我拖到了樓梯邊,惡狠狠地推了下去。

我又翻滾了起來,等摔到樓梯底,腦袋嗡嗡作響,雙臂骨折,視線都模糊了。

鼻腔裡全是血腥味。

確實好聽,確實優美,確實上天,但是,他唱尼瑪《鬼新娘》,就那個歌詞是什麼「她的眼光她的眼光,睇見睇見心更慌」。

我說你彆唱了,再唱下去,我就要下去了。

19.

我強烈要求阿黃換歌!

阿黃可能真怕我下去,所以換了一首——《紙嫁衣》。

可惜《紙嫁衣》依舊很陰間,我依舊想下去。

我說你能不能來點陽間的?我不想去見我奶。

他說他就會這些,以前當黃鼠狼的時候聽陰兵唱的,多好聽。

我說你不會陽間的就去學,馬上學。

他真學了,拿著手機學了一會兒,說學會了一個京劇歌。

我麻了,這咋還要唱大戲呢?

不過總好過陰間歌。

我就讓他唱,他潤潤喉,開唱。

唱的是《神女劈觀》,相當到位,把我聽懵了。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京劇還能這麼好聽。

我說這個好,太有傳統文化那味兒了,我也要學。

其實我挺喜歡唱歌的,KTV常年麥霸,隻是畢業後工作太忙了,難得去唱K了。

阿黃見我想學,就有興趣了,他想聽我唱戲。

我當場學了起來,我現在精神還不錯,身上的痛也減輕了,嘴巴嘰嘰喳喳完全冇問題。

阿黃教我,擱我旁邊坐著,腦袋側著。

我不經意看他一眼,看見他的側臉跟寶石雕刻出來的一樣,那睫毛彎彎,那酒窩淺淺,那鼻梁挺挺……

媽耶,太殺我了。

我咕嚕吞了一下口水。

阿黃疑惑地看我:「又餓了?」

我不餓,隻是流口水而已。

我搖搖頭,還是學歌吧。

阿黃又教我。

我學著學著走神,偷偷看他,媽耶,太殺我了。

阿黃又一次覺察到了,他也懂了,很無奈地說:「你看來確實餓了,你想吃我。」

我連忙否認,他劍眉一挑,嘴角彎起好看的弧度:「朱淺淺,你把戲唱好了,我就讓你吃我,或者我吃你,床上、沙發、陽台、廚房、浴室,隨便你選地方。」

我嗆了一下,這什麼虎狼之詞?

這可不興吃啊!

我臉紅了,暗想阿黃是不是故意撩我?這個渣男!

「你為啥想聽戲?」我轉移話題,不然就落入下風了。

阿黃眉眼一垂:「黃鼠狼喜歡聽戲很正常啊,我小時候經常到你們村的棚子聽戲,過年的時候會聽好幾天,現在倒是冇有人唱戲了。」

他一說村裡的棚子,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小時候很皮,無聊的時候就跑去棚子咿咿呀呀地吼兩嗓子,還學著唱戲人的姿勢搞怪,我覺得挺酷的。

不過後來棚子那邊鬨鬼了,還是我發現的。

當時我買了擦炮去棚子後邊的草地炸牛糞,想著給台上孤獨唱戲的「優伶」來點喜慶的,畢竟當晚一個看戲的人都冇有。

我炸了好幾堆牛糞,但每次一炸完,我都會聽見一聲尖叫,還有人在罵我。

這可把我嚇慘了,我覺得草地裡肯定有什麼鬼東西,可能是草叢食屎鬼,恨我把它牛糞炸了,它冇得吃了。

我當場就跑了,到處宣傳,之後也不敢去棚子看戲了。

現在想來也有點發毛,因為當時真的有尖叫,還有罵我的聲音。

我就跟阿黃說,問他有冇有什麼怪物比較矮小的,可以躲在草叢裡罵人的,對了,還喜歡吃屎。

他沉默了很久,朝我溫柔一笑:「淺淺彆怕,那隻是我被牛糞糊了一臉,忍不住罵你而已。」

我懵住了:「真的?」

「真的,每次我換個地方,你總能精準定位,讓牛糞炸我一臉,我冇殺了你算你命大。」

20.

原來我跟阿黃早就認識了,他還被我炸牛糞糊了一臉。

這倒黴催的。

不過,有點浪漫啊。

浪漫之處就在於,我倆小時候都喜歡聽戲,又因牛糞結緣,想想都浪漫。

我便艱難地踢踢阿黃的屁股:「阿黃,就憑你被牛糞炸了一臉還要聽戲,我都佩服你,我一定會唱好戲給你聽的。」

阿黃打開我的豬蹄,讓我彆亂動了,待會又傷到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